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妇科 > 妇科住院患者术后感染的病原菌分布及相关因素分析
妇科

妇科住院患者术后感染的病原菌分布及相关因素分析

发布日期:2021-11-19 12:23 浏览量:873

妇科住院患者术后感染的病原菌分布及相关因素分析*1

高  媛1*2,叶小卉2,马晶晶1*3

1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药学部,江苏  苏州  2150002徐州医科大学药学院,江苏  徐州  221004

【摘  要】 目的:分析妇科住院患者术后感染的病原菌分布及其相关因素,以期为感染的有效防控提供参考。方法:选取 2017 8 月—2018 12 月间医院收治的 3 177 例实施妇科手术患者资料,分析医院感染患者病原菌的部位及种类,以单因素及多因素 Logistic 分析术后感染的相关因素。结果:3 177 例妇科手术患者发生医院感染51 例,其感染发生率为 1.61%;患者标本共检出病原菌 55 株,其中革兰阴性菌 29 株,革兰阳性菌 23 株,真菌 3 株;感染部位主要为泌尿系统、手术部位和血液;采用单因素及多因素 Logistic 分析结果显示,术前住院天数>5 d、恶性肿瘤是妇科手术患者医院感染的独立相关因素(P0.05)。结论:妇科住院患者术后感染的主要病原菌为革兰阴性菌、革兰阳性菌,感染部位主要为泌尿系统、手术部位和血液;术前住院天数>5 d、恶性肿瘤是妇科手术患者医院感染的独立相关因素,临床上应结合危险因素,根据病原菌药敏情况选用抗菌药物。

【关键词】 妇科手术;医院感染;影响因素

【中图分类号】 R 915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672-7878  202011-1582-04

手术是妇科疾病的重要治疗手段,由于手术范围广、机体创伤大和常涉及女性生殖道等特点, 妇科术后患者发生医院感染的概率大大增高[1]。医院感染是患者住院期间获得的感染,是影响手术质量的主要因素,可导致患者住院时间延长,增加其身心痛苦和经济负担[2],因此应积极预防术后感染,以避免不良手术结局发生。当前对妇科术后医院感染的研究较少 ,且 感染存在地区差异[3-5]。笔者分析了妇科住院患者术后感染的病原菌分布及其相关因素,以期为感染的有效防控提供参考。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 2017 8 月—2018 12 月间医院收治的 3 177 例实施妇科手术患者资料,术后感染诊断标准参考卫生部颁发的《医院感染诊断标准》[6]

纳入标准(:1)接受妇科手术治疗的住院患者;(2)临床资料完整者。

排除标准::(1)入院前已诊断感染者;(2)合并免疫系统疾病者;(3)妊娠及哺乳期患者。

1.2 方法

采用医院病历系统收集患者资料,统计患者年龄、基础疾病(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术前住院天数、手术切口类型、是否患恶性肿瘤、有无医院感染发生、感染部位及病原菌种类等资料。

1.3 观察指标

观察指标,分析医院感染患者的病原菌分布部位及种类,以单因素及多因素 Logistic 分析医院感染的相关因素。

1.4统计学分析

采用 SPSS 20.0 版统计学软件分析,所得数据以例数(n)、株数(n)、百分率(%)表示,涉及组间数据的比较采用 χ2  检验,对单因素分析有统计学意义的进行多因素 Logistic 回归分析,P0.05 表示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妇科住院患者术后感染的部位

3177 例实施妇科手术患者中,发生医院感染的 51 例,感染发生率为 1.61%51 例感染部位主要为泌尿系统、手术部位和血液,分别占 52.94% 29.41% 13.73%。详见表1

1 妇科住院患者术后医院感染的部位

医院感染部位

                                                                            

例数(n/例)

构成比(%

泌尿系统

27

52.94

手术部位

15

29.41

血液

7

13.73

其他

2

3.92

合计

51

100.00

 

2 妇科住院患者术后医院感染的病原菌分布

病原菌

株数(n/株)

构成比(%

革兰阴性菌

29

52.73

大肠埃希菌

18

32.73

鲍曼不动杆菌

4

7.27

肺炎克雷伯菌

2

3.64

其他

5

9.09

革兰阳性菌

23

41.82

葡萄球菌属

13

23.64

肠球菌属

10

18.18

真菌

3

5.45

白假丝酵母

3

5.45

合计

55

100.00

2.2    妇科住院患者术后感染的病原菌分布

发生医院感染患者标本分离出病原菌 55 株,其中革兰阴性菌 29 株、革兰阳性菌 23 株和真菌为 3 株。详见表 2

2.3    妇科住院患者术后感染的单因素分析

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年龄>60 岁、术前住院天数>5 d、Ⅱ类切口手术和恶性肿瘤是妇科手术患者医院感染的相关因素(P0.05)。详见表 3

2.4 妇科住院患者术后感染的多因素分析

多因素 Logistic 回归分析结果显示,术前住院天数>5 d、恶性肿瘤是妇科手术患者医院感染的独立相关因素(P0.05)。详见表 4

3 妇科住院患者术后医院感染的单因素分析

相关因素


调査例数(n/例)

感染例数(n/例)

感染率(%)


 χ2

P


60

2 896

40

1.38




年龄(t/岁)

>60

281

11

3.91


10.408

<0.05

基础疾病

2 828

43

1.52


1.171

>0.05

349

8

2.29




术前住院天数

5

2 552

28

1.10


21.203

<0.05

(”d)

>5

625

23

3.68




切口类型

I

848

6

0.71


5.902

<0.05

Π

2 329

45

1.93




恶性肿瘤

2 830

34

1.20


26.757

<0.05

347

17

4.90




4妇科住院患者术后医院感染的多因素分析

相关因素

K

标准误差3)

Wald χ2

P

OR


95% CI

术前住院天数

0.829

0.313

7.039                      0.008

2.291


1.242-4.228

恶性肿瘤

0.874

0.339

6.663                      0.010

2.397


1.234-4.655

3

医院感染是手术的常见并发症[7],妇科手术主要涉及盆腔脏器,由于女性生理结构的特殊性,容易引起盆腔或其他部位的感染[8]。因此,分析妇科手术患者医院感染的病原菌分布及其相关因素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表 1 数据显示,51 例妇科住院患者术后医院感染的部位主要为泌尿系统、手术部位和血液, 分别占 52.94%29.41% 13.73%,其中泌尿系统、手术部位感染是目前报道最多的术后医院感染部位。据 Thomas-White KJ 报道,涉及泌尿系统的妇科手术患者发生泌尿系统感染的概率为 20%,其感染风险与术前膀胱微生物组成有关,即某些乳酸菌属可降低感染发生风险,而肠杆菌属和假单胞菌属可增加感染发生风险[9]。手术部位感染也是妇科手术最常见的感染之一,美国外科医师学会统计结果显示,经腹子宫切除术后患者切口感染的发生率为2.3%~2.6%[10],其病原体主要来源于皮肤或阴道内的内生菌群[1]

2 数据显示,感染患者标本中分离出病原菌55 株,其中革兰阴性菌 29 株,革兰阳性菌 23 株,真菌 3 株。革兰阴性菌中的大肠埃希菌检出率最高, 据一项老年妇科肿瘤术后盆腔感染的研究发现,大肠埃希菌是占比最多的革兰阴性菌,大肠埃希菌主要存在于肠道,部分妇科肿瘤肠道转移的患者需要切除部分肠道,易导致肠道细菌扩散而发生感染[11]。革兰阳性菌中的葡萄球菌属检出率最高,葡萄球菌为皮肤常见病原菌,在手术过程中可向切口扩散导致感染[12]。本次检测出 3 株真菌,均为白假丝酵母,该菌为条件致病菌,在患者免疫力低下时, 可侵袭机体引发真菌感染[13]

本文表 34 结果显示,经单因素和多因素 Lo- gistic 分析结果显示,术前住院天数>5 d、恶性肿瘤是妇科手术患者医院感染的独立影响因素(P 0.05)。据刘海凤等[13]报道,当前恶性肿瘤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妇科恶性肿瘤手术主要有盆腔脏器清除、盆腔淋巴结清扫术等,具有范围大、创伤大的特点,患者易发生医院感染尤其是盆腔感染。此外, 妇科病房收治患者类型多,感染患者携带的病原体可能污染空气及物体表面,术前住院时间越长,患者接触易感染环境的时间越长,则其发生感染的概率也相应增加[3]

综上,妇科住院手术患者医院感染的发生率较高,恶性肿瘤和术前住院天数是独立相关因素。在临床工作中可通过积极控制患者的血压和血糖、术前清洁皮肤、合理预防性应用抗菌药物等方法降低术后医院感染发生率。若患者发生医院感染应进行病原菌培养和药敏试验,根据其结果合理选用抗菌药物。及时对术后医院感染的特征和影响因素进行分析,对提高感染防控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  Steiner HL, Strand EA. Surgical-site infection in gyneco- logic surgery: pathophysiology and prevention[J]. Am J Obstet Gynecol, 2017, 217: 121-128.

[2]  Faizer R, Dombrovskiy VY, Vogel TR. Impact of hospital- acquired infection on long- term outcomes after endovas- cular and open abdominal aortic aneurysm repair[J]. Ann Vasc Surg, 2014, 28(4):823-830.

[3]  芝,李小萍,淮 丽,等. 妇科肿瘤手术患者泌尿系感染病原菌分布及相关因素分析[J].

-->